枪孔橙子

√是医学生叶×护理学皓的小段子

√撒糖向,文中场景在叶修寝室【强行

√occ,很久没写文咯,文笔渣,不喜误入

√算是迟到的皓皓生贺吧,希望皓皓可以快乐

以上
———————————————————————
ps:今年毕业啦,哎,个专业考试要把我弄死【躺平   😂好怕失业

话说皓皓生日那天正好是国际护士节呢hhh,顺带庆祝一下www,其实蛮想写个医生叶×男护皓的中篇呢,不过感觉工程量很大呢哈哈哈,想想写出来也会很热闹,举个例子:方锐  中医理疗师,嗯?问我为什么,因为是气功大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扯皮了,希望各位太太们喜欢,鞠躬,咸鱼要下线默默窥屏了😘【嘻嘻

忘记放原梗图片了,就手打放在评论里了【蠢哭😂  各位老司机可以去拿这个梗和喜欢的人告白,保证被打死哈哈哈哈【逃走

干物少年吉尔 第2-3章

─=≡Σ((( つ•̀ω•́)つ我又回来了,三次元事很杂,吊儿郎当的我其实很快的陷入了思维枯竭之中(。)这次难产了很久,而且还很短(。)这里真的很佩服各位日更的太太们(ˉ﹃ˉ),你们的粮食给了我动力,所以即使写的在ooc,文笔在苍白,我也放上来了( •̀∀•́ )金士大法好!

★★OOC,OOC,OOC★★

干物少年吉尔
02
吉尔加美什来到卫宫家的一个月里,士郎见证到了一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的退化史。整天自称本王唤人杂修的某人,在士郎心中永远是个长不大的臭小鬼,但不能否认在见到吉尔加美什的第一眼,士郎确实有在心底被对方的外貌所吸引。所以,看着裹着与少年气场不符的可爱老虎毯子的吉尔成天窝在家里制造垃圾(指书柜上塞满的漫画和各类游戏卡盘),荒废人生,士郎莫名的有种对不起吉尔父母的感觉。难得的好天气却被对方已妨碍游戏屏幕为理由,而拉上了严实的窗帘,士郎只好收走堆积在角落快满溢出来的零食包装袋,快速退出了吉尔的房间。
难得是休息的日子,士郎开始了每周例行的扫除时间,卫宫宅的面积不小,作为一个单身汉即使加上强行入住的吉尔加美什,家里还是绰绰有余。老宅子很多个房间缺少人气,难免会落灰,除尘就是其中最大的工程之一。脸蒙面纱,手持掸子的士郎十分专注的沉浸到家务活之中。士郎瞧着屋外的太阳,决定把两人所盖的被子抱到中庭的走廊晒一下。
[吉尔,我要晒被子了。]敲敲门板,却没有收到应答,推看门不无意外的看到了已经睡着了的吉尔伽美什,游戏屏幕的光倒映在满脸闲逸睡相的吉尔加美什身上,加上散落在周围的零食纸屑,令士郎的心情一下dang到极点。毫不客气地抽走了裹在吉尔身上的被子,士郎用力之大甚至让吉尔伽美什滚了几圈,手指‘碰’的甩到了一旁的游戏机盒上。[杂修!!!!!]被疼痛惊醒的吉尔不禁气的大喊,红色的瞳孔危险地眯了起来,然而在看到士郎身后快要具现化的地狱业火之后,睿智的闭上了嘴。
[哼……哼!本王去起居室看录像带了!]
[不许再吃的满地都是,吉尔。]
[。。。。。知道了啦!]
拉开紧闭的窗帘,士郎一瞬间似乎有种被闪瞎的感觉,赶忙背过身,入眼的是成堆游戏卡碟、电器、好几本散落在床上的漫画期刊,地上各种零食碎屑还有一些纸团。明明躺在起居室的那个家伙长了一张好看的脸,穿着虽然没品,但还是对什么都很挑剔。。。。。哈,刚才还一脸惬意的睡在这片腐海里。收拾着快认不出原来面貌的房间,士郎真的想打死当时老好人的自己。
打扫吉尔伽美什的屋子似乎比整座房子加起来都要让人疲惫,拖着满满一袋垃圾走出来的士郎,难得嫌弃自家屋子的面积这么大。
“士郎。。。。。肚子饿了。。。。。”裤管被裹着毯子的吉尔拉住,瞧着对方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一边提醒自己别上当了,一边却捋袖子拐进厨房的士郎,只有在心里大骂的份,至于骂的是吉尔伽美什还是心软的自己,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了。

第三章
由于单位处在新都的位置,士郎每天处于早出晚归的状态,本来这对一个单身汉来说并没有什么不便,甚至士郎有时候还会提出义务加班,来拖迟一个人回家面对一座空房的那种孤独感。但是,自从有了吉尔伽美什的到来,士郎的作息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早上要催熬夜打游戏的吉尔去睡觉顺便准备吉尔在家一整天的饭食,晚上则要赶着高峰奔回去采购准备晚饭,这种反常的举动很快引起了全体员工的注意,一时间店里流言四起。大体上是贤惠能干ver的经理找到女朋友了☞哪家的小姐这么幸运能当贤惠能干ver的经理女友☞贤惠能干ver的经理嫁出去成家了w(゚Д゚)w
时刻表被安排的满满的士郎经历了一周奇异目光的洗礼后,就是再迟钝如他也感觉到大家的眼神别有深意,于是士郎很自然的联系到了他最近上班迟到(正常的上岗时间)下班早退(正常的下班时间)的情况肯定给大家添了麻烦。
“卫宫桑,这是今天的进货单,请核对好了在这里签字。”
“已经核对好了吗?我记得今天进货量很大呢,我和你再核对一遍货物吧……”
“我和小林已经核对过了,卫宫桑你快下班了吧,赶紧在这里签字吧!”
“嗯,好……”
“这我家的土特产,请务必收下!一直以来都很麻烦卫宫桑,要幸福欧!”
“……好。”接过手袋发现里面是红小豆的士郎表示很莫名其妙(´・ω・`)。
“欧!小子,今天来的也很早嘛!”围了一层防水布围裙的蓝发鱼店老板爽快地朝士郎打了声招呼,士郎朝对方露齿一笑,“怎么样,今天去西港钓到了很新鲜的海鱼,看在熟人的份上给你留了最好的几条!”说着眼前的男子便从身后的一个冷鲜盒里拎起几尾分量不轻的大鱼凑到士郎面前。海水的咸腥气息扑鼻而来,海鱼明亮外鼓的眼睛确实说明了的确是很好的鲜货。
“一直以来都麻烦你了呢,库丘林。”士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着库丘林把海鱼麻利的包起来,对方递给他的时候眼尖的发现了士郎提在手上的红豆,眼神瞬间暧昧了起来。
“话说,小子最近好像很顾家啊,什么啊,竟然比我先找到女人,真是让人火大啊!”库丘林嚷嚷着,但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反而笑的很揶揄,脱下防水手套一手搭上了士郎的肩,一副很懂的样子。反而士郎回想了一下吉尔伽美什的那张脸,呵呵。正准备掏出钱包,却被库丘林伸手挡下,“报酬什么的就免了,说起来,你女人做的饭有你好吃吗?啊啊,很久没去卫宫宅了,我就代替Emiya去视察——”
“啊啊啊啊啊啊!!!!!”士郎粗暴的打断了库丘林越来越离谱的猜测,“不许告诉Emiya!!!!卫宫宅也不许去!!!!”瞧着士郎一脸紧张的表情,库丘林反而更加不依不饶起来,似乎抓住了让士郎畏惧(?)的Emiya的这一点,接下来的话语里几乎每句都带到了这个名字,饶是士郎也败下阵来。
“你的鱼店还开着吧?!有人要来买鱼了,我先走了!”几乎是落荒而逃的抓起鱼就走的士郎很容易的被库丘林追上,对方潇洒的把围裙一脱,露出了底下的夏威夷衬衫,虽然士郎从不对穿着有什么要求,在品味上更是只有实用一栏选项,但是和吉尔伽美什住久了,难免会被对方追求极致享受的习惯给影响到。且不说这一身悠闲过度的度假装扮,光是一身鱼味就能想象到吉尔伽美什大发雷霆的样子,头疼的士郎咬牙切齿地瞪了库丘林一眼,一边是难伺候的同居人,一边又是长期照顾自己的前辈,士郎最终还是妥协在了Emiya的威胁(?)之下。
“事先说好,我家可没有什么女人,是远坂家的亲戚小孩啦。”士郎无奈的解释到,可惜对方并没有听进去。敷衍着点了点头,库丘林自然地接过士郎手中一半的食材,两人一并朝驶往深山镇的车站走去。“嘛,Emiya最近出差去了,能吃到小子的料理真是万幸!”明明被夸奖了,此时正烦恼着的士郎根本无法开心起来,天知道,今晚的卫宫宅会不会翻天!同时又想到懒散在家的吉尔伽美什的垃圾制造能力,士郎简直不想回家了(。)正疑惑士郎为什么不跟上来的库丘林,回头看见士郎一脸眼神死的表情,摸了摸下巴,果然是有问题啊✧!

TBC
有打算写枪弓的内容:D,注意避雷。
话说果然我还是写的太仓促了,卫宫家的蹭饭小能手大河姐竟然给我忘了_(:_」∠)_,真是惭愧(。)下次会补充大河的内容,其他的角色之后会有安排,基本上我是要去补小埋的节奏,所以更新时间会比较的。。。。嗯,慢。
有时间我会把第一章格式改一下的:D,祝食用愉快!

干物少年吉尔(金士)01

✔原型是干物妹小埋(超好看),so别太期待剧情。。。

✔只是个脑洞延伸物and糟糕的流水账文笔

✔人物occ,人物occ,人物occ,说三遍

✔架空现代设定,金士,年下设定

以下开始

★1

卫宫士郎,男,25岁,目前冬木市新都的一家大型超市
担任食品区经理,单身,最大的优点&缺点是老好人。明明是担任领导者的工作,但几乎除了基本的文书
工作,士郎大多数时间都会在办公区外帮忙食品区的排
货,核对商品保质期和部分的现场试吃的食品制作。单
身造就了士郎在家政技能上的满分,托士郎的福,每回
食品区的新品调味料和半加工熟食总能卖得很好。啊话
题扯远了。

士郎一直不觉得自己老好人有什么不对,况且从小老爹
就教育他要做一个正义的伙伴(并不),所以只要是自
己力所能及的,别人的请求他一定会尽力而为,可是,现在麻烦来了。

[杂修,帮本王拿一下那边可乐。]一个金发红眼的精致
少年侧卧着占据了和式会客室的一半塌榻米,周身零散
着薯片包装袋和几本jump周刊,下班回家的士郎几乎想
象得到这个家伙在家里怎样荒废懒散了一个下午。深吸
一口气,士郎努力无视这一摊令人恼火的大型垃圾,把
搁置在两步外茶几上的可乐递到了少年面前。

[谢谢啦,杂修,今天晚饭是吃汉堡排吧汉堡排~]

[……吉尔,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了,别把薯片吃得到处都
是吧,漫画看好也别乱放!]士郎颤抖着说道,可惜地上
的少年依旧灵活地摆弄手上的PSP,一边喃
喃[耶,又get到了新的图鉴]。

满身疲备地士郎深深感到了世界的恶意,老爹,正义的
伙伴果然不是谁都可以胜任的。

少年入住在一个星期以前,一切的开端是来自高中的友
人一一远坂凛的一个电话。对方声称一个远房的亲戚要
来冬木这里留学,希望士郎当天能去接一下机。士郎想
了想就答应了,毕竟这只是一件小事,询问了具体地时
间后,对方附加道,用略带厌恶的口气。

[反正是个各种方面令人火大的家伙,士郎你只管把他带
到旧都的别馆好了,剩下的让他自立根生吧,麻烦你
了。]士郎想像着远坂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从电话里感受
到友人的赌气,聊了几句家常后,士郎便动身去机场干
接人。

冬木作为一个二线城市每日的访客并不多,士郎很快就
在大厅根据远坂的描述找到了来人。

[你好,我是卫宫士郎,我是负责带你到远坂家的人。]

[吉尔伽美什,叫我吉尔就好。]金发少年朝士郎微颔
首,简略地说到。精致地外表配上得体的衣着,让少年
十分惹眼,士郎打量着少年不多的行李,并末在意对方略
显高傲的口吻。帮忙拎起少年的行李,士郎就带着对方朝目的地奔去。

上了计程车,司机师傅看见客人是少见的外国人便打开
话匣开始介绍起冬木市来,听说目的地是深山镇时不由
得咋舌,少年却若无其事的答道[国外呆腻了,听说东方
这里的文化很不一样,所以来见识一下。]士郎很自然地
在心底为少年的这番话增添了不少好感度,此时士郎还
不知道名为吉尔加美什的少年是个宅。

到达深山镇时却下起了雨,士郎把最后一件行李从后备
箱里取到旧馆的玄关前,少年正因被雨淋湿的上衣直皱
眉。[我说,作为仆人不应该先让主人进屋,再去般行李
吗?杂修。]士郎为句尾恶意地称呼愣了下,张口解释
到[我只是远坂凛的友人,并不是这里的仆人,所以没有
开门的钥匙。]

[哈?你是在愚弄我吗?竟然如此怠慢本王,时臣真是好大
的胆子!]努力忽视对方话语中出现的中二自称和疑似友
人父亲的名字,士郎拔通了远坂凛的电话。

[没有钥匙?怎么可能,明明让人送到那家伙的宅子
里!士郎把他随便扔到哪里的旅馆啦,真是失礼的家
伙!]远坂怒吼着挂了电话,士郎看了看少年不耐烦地
脸,又撇了撇玄关外不小的雨势,感到了一个头两个
大。考虑到少年对深山镇的陌生和远在新都的旅馆,士
郎连忙拦下了还未开走的计程车,招呼少年到,[吉
尔,先去我家凑合一下吧。]

两人又一路折腾到了卫宫宅,乘着少年饶有信致地参观
和室时,士郎已经打理好了洗澡水,[要洗澡吗?]

[很利索嘛,杂修,原谅你刚才的无礼了。]对方一副宽
容大度的口气,让士郎深感恼火。和这家伙认真就输
了!士郎不断提醒自己,在对方沐浴地同时,准备好了
晚餐,由于事发突然,冰箱中的食材并不多,士郎着食
材做了鸡肉野菜咖喱。端上两人份的咖喱时,少年已经
洗完澡,摆弄着手上的PSP了,闻到香味,少年很干脆
的抛下了手中的PSP,开始优雅地解决晚饭。

[虽然是粗陋的食物,但尚且还能入口。]

[……那还真是招待不周啊。]

[讨厌西兰花。]

[不许扔掉……给我。]士郎阻止对方浪费绿色蔬菜的举
动,抬手把西兰花拨到自己碗里,没注意到对方因此愣
了愣。

[哼!看在食物的份上,本王勉为其难的就住下了。]

[哈?!!!!]士郎差点因此而呛死。事后,再次拨通
了远坂电话,对方强烈表示士郎应高价征收吉尔加美什
的房租费用。

回过神来,士郎已经在处理晚饭所需的汉堡肉排了,还
真是世事无常,果然是对成为正义的伙伴的考验吧(哪
里不对)。士郎眼神死的想到,机械化地剁着案板上的
牛肉。可恶,果然还是不能就此顺着厨房外那个让人火
大的小鬼,士郎的手伸向了新鲜翠绿的西兰花,朝屋外
喊道[吉尔伽美什,汉堡肉煎好之后,你还没把会客室整
理好的话,你就给我吃炖西兰花吧!!!]

[!!!!士郎,我理就是了嘛!!]

TBC

★★★★★★★

士郎:你的汉堡排。(递过)

闪闪:!!!为什么围了一圈西兰花?!!!放肆!!!杂修!!!┻━┻︵╰(‵□′)╯︵┻━┻

士郎:今晚的饭后布丁也取消好了。

闪闪:别这样士郎。_(:_」∠)_哼,区区西兰花,还难不倒……本王…………

✔很久不写文了&爪机码字好辛苦_(:_」∠)_

✔突然被喜欢的太太关注了,半夜码字我也是拼_(:_」∠)_基本L站是用来扫文的,所以我的L站空空如也(滚)

✔非常的occ请轻喷,还有也没写出干物王的可爱之处,我罪该万死_(:_」∠)_

✔老妈子士郎prrprrrprrrr└(^q^)┘

好无聊啊,放几个小段子玩玩,估计也时不时就坑了,呵呵。

吴邪与黑猫

#1架空衍生 温馨向 宠物文 有点occ


放学之后吴邪总喜欢到处乱晃,没人来接他,家里也并没有做好饭菜的父母等他,到正好称了他的意儿。
一直混在那种受同年级追捧的玩具店里也挺没意思的,他拍拍瘪瘪的裤袋这月的零用钱算是告馨了。于是路过的公园的时候,他就顺其自然的进去了,这个时间大多数孩子都回去了,剩下几个他不认识的大孩子屯在滑梯上一起玩着游戏牌,挺安静的。他抓过一边的秋千玩,越荡越高,等他尽兴了,整个公园就只有他一人,天色不知不觉得就暗下来,吴邪回顾四周,这个公园的照明不太好,位置又偏僻,一到晚上就只有几盏暗不拉几的路灯亮着,顿时感觉有些害怕,他深吸了口气,两手紧了紧书包背带,快步向出口走去。
这种时候吴邪不敢跑,他听人说过跑的话会被注意到,只有走着离开才不会被可怕的东西发现,好趁机溜走。不知为什么,吴邪总觉得有东西盯着他,可他现在根本不敢乱看,只顾着低头走,听觉感官被放到了无限大,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把他惊个半死。临近大门口,他不自觉地悬下心来-------
"哇啊!!!"
所以说人在松懈的时候才是真正遇到危险的的时候。
吴邪吓得往后一退,鞋底踩到一块突出的石头,人一崴摔了个大屁墩,心脏在他胸腔里扑扑的跳,刚才只觉得脚边忽的窜过什么东西,太快太暗,他根本看不清楚什么,好像是一道.......黑影?他往黑影消失的地方看去,就一块浓密的小灌木丛没什么特别的......咦?!好像应征吴邪的想法似的,那灌木丛安静片刻便窸窸窣窣的响了起来,吴邪咽咽口水,从地上爬起来,满身狼狈地朝那片树丛探去,还差几步的时候,那片树丛却又不动了,吴邪犹豫了一下,心里悄悄给自己做一个准备,双手巍巍颤颤地向树丛伸去-------
「喵。」
吴邪吓得一缩手,扭头看去,昏暗的路灯下,一只黑猫端坐在他刚刚摔倒的地方安静的看着他。"刚才就是你......"吴邪喃喃道,为自己刚才的怂样感到尴尬,竟被一只黑猫吓得够呛。黑猫眼神很怡然的看着他,黑色的毛和夜色融为一体,稍稍泛着一层光晕,只剩一双眼睛。好像这样随便地出现在一个人类面前恐惧是多余的东西,吴邪觉得那双漂亮的蓝色猫眼里什么都没有,有些生气,刚才自己真是被吓到了,它倒不跑也不躲,实在是太过嚣张。"汪汪汪!!!!!!"吴邪朝黑猫狠狠跺了几脚,还装了几声狗叫,不想到那猫不为所动,反倒觉得自己刚才特别的蠢......"啊啊啊啊!!!!你这臭猫,快给我滚开!!!!!!"摆出要捉住它的样子,吴邪刚踏出几步,那猫就小步离开了,俨然没把吴邪放在眼里。

头一次被非人类生物鄙视,吴邪又好气又好笑,最终他也只好作罢,小孩子嘛,天大点事,一觉睡过也就忘,第二天他照样上学、下课,然后到处乱逛。他手上拿着根烤肠,口袋里又有拆开了的熊博士,昨晚他的小叔给他塞了点钱,吴邪见怪不怪满心欢喜的收下了,吴邪虽然身边没有父母关照,但钱一类的东西却比同龄人要宽裕很多,他小叔却也不像他爹一样死板,仍他用,算是对这个无法照顾周全的侄子的补偿。

吴邪踢踏着脚前的小石子,心不在焉地想其实他也可以回家的,小叔专门准备了供他消遣的电子游戏,电脑也没设置密码,只是一个人实在无聊,这块区域他很早就踏熟了,稍远一点的地方被小叔叮嘱过他不敢去,他和小叔住在一所较高档的小区里,楼宇都设了电子门禁,小叔是个有名的艺术总监,生活理所当然的很宽裕,待人很柔和,又是单身,于是吴邪的父母十分放心的把儿子交给异城的小叔子,好在吴邪适应能力也强,半把个月就混熟了一帮小伙伴,小叔没空管他的时候,他也不会太过寂寞。但是对着一个大屋子,要独自吃饭洗澡等到自己睡熟了后或许小叔都没回来,他觉得很害怕,然后渐渐地养成了在街上游荡的习惯。

待续>>>